找微商貨源、淘寶貨源、網店貨源、微信貨源就上找貨源網。
您好,請 【登陸】【注冊】
  • 您現在的位置:找貨源網 > 貨源資訊 > 微商資訊 >

    做微商做的再好再多理由也須察言觀色

    作者:貨源網 發布時間:2020-09-07 23:23

    “兒童節活動開始了,兒童蜂蜜,為健康添動力!現開拍,前10名同城免運費!”6月1日早上8點半,活躍在微信上的80后美女賣家琪琪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發布信息。兩年前開始在微信朋友圈上賣東西的琪琪對記者說,自己不僅在朋友圈上賣東西,也習慣了在朋友圈上買東西。

    現下,在微信平臺上的商業交易成為年輕人最喜歡的電子商務形式之一。今年4月,中國微商產業聯盟籌備委員會主任陳其勝表示,微商行業從業人數已經達到1000多萬人。比從業人數更震撼的是產值。數據顯示,2014年微商創造了約1500億銷售額。

    不過,在火爆的銷售數據背后,一些陰暗面也浮出水面:假貨難防、傳銷式的營銷……

    微商究竟是怎樣一個群體?他們有著怎樣的喜怒哀樂?

    做微商的理由有N種

    與有統一交易平臺的淘寶、京東等傳統電商不同,微商的銷售幾乎是“去中心化”的。低門檻、利用碎片化時間辦公等優勢讓不少人心生向往,而基于親朋好友而建立起來的“朋友圈”更利于口碑傳播和用戶沉淀。

    “老板,非常喜歡你這款自主品牌的酵素,再接再厲哦!”6月2日晚11點,小丹收到這樣一條微信,“收到買家這樣的鼓勵,對我來說是莫大的安慰。”小丹研究生畢業后留在日本創業,做護膚保養品生意。她告訴記者,中國是一個大市場,但如果要在國內以實體店的形式銷售,成本高、手續麻煩。就在這時候,“微商”隨著微信的走紅,開始在國內流行起來。“不需要店租不說,我一個人在日本也能以‘海淘’的形式做國內生意,F在依托微商的平臺,我的品牌已經有了一定人氣,投資也開始慢慢回本了。”

    與全職微商小丹不同,逸嘉是兼職微商。“雖然有穩定的工作,但我一直渴望在業余時間有自己的第二事業,”逸嘉說。當然,逸嘉也向記者透露了自己的一點小“心思”,“我一直很喜歡珠寶,但經濟能力有限也不能自己一直買,微商給了我一個較低投入進入這一行的平臺,F在我可以借著微商銷售珠寶的經歷參加一些珠寶展示會,也有機會和各地的珠寶商交流,所以我把我的行為稱作‘以興趣養興趣’。”

    除了直接在微信上創業的微商,還有一部分微商是從淘寶等其他電商平臺,甚至實體店平臺轉戰到微信上的。

    小邱哥兩年前在成都開了一家專賣女性飾品的小店,去年,他將小店開到淘寶上,今年,又開到微信上,“做生意就是哪兒人多上哪兒,現在那么多年輕人都愛耍微信,要開拓市場,上微信是必須的。”

    70后成都家具賣家張超原本對電子商務一竅不通,可是他發現最近實體店業績滑落,但不少90后買家在他的店里拿貨之后放在朋友圈里售賣,不僅成交價格比店里高,銷量也不錯,“看來這是順應時代發展必須走的一步,現在我也開始學習微信營銷了。”

    甚至,連成都文藝圈知名的櫻園、作家寧遠等都紛紛開設了微店。

    小圈子做生意也得“察言觀色”

    怎樣在微信這個“小圈子”把生意做大?微信朋友圈的“封閉性”,使得誠信交易更為重要。此外,線上包裝與線下推廣,都不可或缺。

    “微信是一個‘圈子’文化,信息流轉都是在朋友熟人之間,生意做得好,朋友之間可以雙贏,如果有欺騙或者以次充好的行為,那不但生意沒有下一單,就連朋友也做不成。”在逸嘉看來,微商做的不是商品,而是“人品”,誠信交易很重要。

    在小圈子做生意,也得“察言觀色”。“現在一味瘋狂地刷朋友圈發圖發信息已經不靈了,搞不好還要被朋友們拉黑。”劉策說。如何既要推銷,又不讓朋友們厭煩?劉策現在專門針對客戶開了個微信“小號”,他個人的微信賬號不再做商品推送。小邱哥則創建了一個微信公眾賬號,根據自己售賣的飾品風格和種類,結合當季的流行審美趨勢,定期推送不同主題的時尚搭配文章。而Mona采取的辦法是,每天固定在微信使用率較高的時段推送4至5條商品信息。

    微商做久了,商家們也有了各自的“生意經”。從事微商近一年的逸嘉建立起了自己的“微商團隊”,“我堂弟堂妹看我的珠寶生意不錯,現在開始在他們的朋友圈里幫我售賣,然后賣出一單我給他們發一些提成,算是我的‘代理商’吧。”

    出售美妝用品的微商露露則采取線上線下相結合的營銷模式。采訪時,露露拿出一張自己設計的宣傳小卡片遞給記者,“這上面有我們的產品信息、聯系方式以及二維碼,我和幾個美容院、美甲店都有合作,他們幫我分發卡片給到店顧客,顧客如果掃碼注明信息來源加我微信,且有購物行為,我就獎勵信息源2塊錢。”

    監管空白區魚龍混雜

    有的微商在辛勤耕耘自己的一方小天地,也有人想走 “捷徑”,在朋友圈搞傳銷似地銷售。由于微商發展迅速,問題也接踵而來。

    “真正的良心好面膜,排毒、美白、嫩膚、補水、保濕、抑制黑色素、淡化痘印……”很多人都在朋友圈里看到過類似的面膜推廣說辭。劉策就是某款面膜的代理,他告訴記者在考察品牌的過程中,公司給他看了各級代理們的銷售業績,“其中去年成都業績最好的代理商可以做到月收入10多萬,即使做得一般的,也能每個月收入一萬塊左右。”就這樣,在巨額回報的刺激下,劉策也加入了該面膜品牌代理商的行列,開始在微信上做起面膜生意。

    不過,代理“層級”不同,拿到的貨品價格也有差異。例如,某品牌面膜出廠價為50元一盒,總代理拿到貨以后賣給一級代理是80元一盒,二級代理的拿貨價則是110元一盒,二級代理拿貨給三級代理則是140元一盒。隨著價格層層遞增,到了底層代理商賣給消費者的環節,便成了198元一盒。不過面膜代理們都清楚,大多數面膜不可能被消費者消化,最終都是爛在某些底層代理商手里。這樣的銷售辦法就和前些年“擊鼓傳花”式的傳銷類似,模式都是用“人傳人”的方式,誆騙更多的人“入局”,更大的利潤被“上級”拿走。

    由于沒有統一平臺管理,使得微商進入門檻很低,缺乏監管,假貨也防不勝防。2015年初,河南賣家周夢晗售賣“三無”面膜遭調查的消息揭開了微商不為人知的陰暗面。一位名叫“女漢子”的微商告訴記者,一般來說,顧客使用自己賣的面膜出了問題,自己會告訴顧客,是他們自己的膚質不適合而過敏。“除非多人有同樣的反應,否則顧客也只能吃啞巴虧。”

    成都高新移動互聯網協會秘書長張正剛認為,我國對于傳統電商的監管法規尚且沒成熟,傳統電商經營過程中遇到的糾紛和問題勢必也會在新型電商平臺上出現。而微商在新型電商中又屬于“社交型電商”,這種基于社交環境產生的商務,出現虛假信息、非法交易的幾率更大。

    做日貨代購的微商Mona也針對微商平臺的發展表達了心中隱憂,“雖說微信也有第三方交易平臺微店,但更多的交易是直接通過朋友圈來完成的。很多買家在拍下貨品付款時也很擔心交易安全,賣家也怕遇到不講理的顧客。微信平臺交易產生的糾紛如何解決,法律并無明文規定,如果真的與買家發生分歧怎樣解決?”

    七嘴八舌

    如何在微信上買到靠譜的產品?

    微商逸嘉:

     

    購買之前可以考察賣家的資質,比如是否正規行業協會、交易所的會員等等,有這一類身份認證的商家如果被客戶投訴會被取消專業資格,作假的成本也會很高。

    微信買家高夏葉:

    我覺得要購買品牌代理商的產品,還可以確認一下賣家屬于產業鏈的哪一級,最好能找到離貨源最近的賣家,既能花更少的錢,也更有保障。

    微信買家丸子:

    快遞環節出現問題在微商交易中也很常見,買家可以選擇到付形式,確認貨品無損后再付郵費。

    《微商葵花寶典》

    逸嘉在自己的公眾賬號里寫了一組《微商葵花寶典》的系列文章,分享自己的生意經。

    首先賬號的頭像不能頻繁換,即使要換,也要集體告知。有能力的微商還可以自己找人設計一個Logo作為頭像,提高辨識度。

    其次,微信的名字一定要便于買家記憶,干練、簡潔,讓人一看就知道你是做什么產品的。

    第三,賬號的個性簽名也是重要的敲門磚,如果設計得當,一定會提升買家對你的信任。

     

    推薦貨源

    江苏快3开奖结果一定牛 云南时时彩中奖详情 中原河南麻将辅助 青海快3基本走势图 棋牌下载 云南时时彩开奖结果500 一肖免费王中王精准 安徽乐乐麻将如何作弊 jdb财神捕鱼弱点 山西快乐10分奖金 可以开设四人好友房的麻将 三星手机捕鱼达人2刷金币 广东25选5 真钱手机客户端棋牌 四川熊猫麻将官方网 河北十一选五走势 69棋牌手机